洛米糯米

【解忧客栈】

                    【解忧客栈】

                 △一发完
                 △白读书×鬼无忧(白读书人设取自明侦第三季《无忧客栈》,鬼无忧人设私立)

        距离潘打工的罪行被揭发,锒铛入狱已经过去了三年。这三年中,白读书、鸥活泼和撒博士三人将原本的无忧客栈盘了下来,改名为“解忧客栈”。

        这个创意来自于白读书,他认为世界上不
存在无忧之人,就算是开朗乐观如他大哥也是有忧虑的,但作为弟弟的他居然没有发现,他一直都非常的愧疚。

        他希望来到解忧客栈的人都可以放下自己当下的忧愁和不快,好好享受生活,适当地放松一下紧绷的自己。

        这三年来,有白读书和鸥活泼这两个高颜值的俊男美女以及撒博士专业的心理学知识,还有夜湖美丽的夜景加成,慕名而来的客人络绎不绝。

        渐渐的,解忧客栈又变成了一家网红店,成为伤心人疗愈自己的胜地。

        当年要不是潘打工自作主张,将患有微笑抑郁症的哥哥引入死路,只怕鸥活泼早已成为他的嫂子了。

        他不是没有劝过鸥另觅良人,但鸥总是一笑置之,告诉他:
     
       “小白啊,你年纪还小,还没爱过,不知道爱情是一样很纯粹的东西,容不得第三个人,大片儿在我心里的地位是谁也替代不了的。希望你也可以早点遇到生命中的唯一,等你遇见了,就不会再这样劝我了。等你找到媳妇儿了,大片儿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没错,他是不懂,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就这么将自己的大好青春耗在这个客栈里,甚至还想孤零零地过完下半辈子。她毕竟是个女人,总得找个男人照顾她,陪伴她,温暖她。但见她这么坚持,他也就不再提起此事了。
       

                   {大年二十九}
     
      
        年关将至,又是隆冬,夜湖附近又比陆地寒上几分,解忧客栈这几日并无客人入住,他和鸥活泼便准备闭门休息几日。

        没想到,这日却还有一个客人。他一向早睡早起,有着老年人一般的生活作息。早早地起来便简单地用着早饭。

        清晨,几缕微风徐徐,吹响了挂在客栈大门上的风铃。

         接着,他便听见一把清脆软糯的台湾腔:“请问有没有人啊?有人在么?”

        心下疑惑便去开了门,只见一个打扮甜美,大概双十年华的女生正拖着一个粉色的卡通行李箱站在门外。

        女孩有着圆圆的脸蛋,此时因为冬日冷风的吹拂而微微泛红,两只大大圆圆的眸子清澈得不染一丝尘垢,唇间荡漾着一个甜美的笑容,让人看了顿生好感。

        他的心襟一荡,微微怔愣了几秒钟。只听见那女孩又说:“你好,我在网上看见了你们的客栈,非常地吸引我,所以我就来了,我现在可以入住么?”

        他回过神来,本来近日解忧客栈是不再收客的,但对着这个开朗活泼,笑容似乎可以融化一切的女孩,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他含糊地答应了。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女孩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太好了,我这么早到,又是大年二十九,本来以为一定没有人呢!对了,你本人比网上的照片更帅哦!”
       
        听到她的调戏,他不争气地红了脸,又遭到了调侃:“哇,你脸红了呀!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鬼无忧,今年二十五岁,你呢?”

        说完还伸出了她白生生的右手,鬼使神差般地,一向抗拒和生人接触的他也伸出了骨节分明、修长白净的右手回握:“白……白读书。”自我介绍时略有些疙瘩,他担心他这个开玩笑似的名字会遭到她的嘲笑。

       但他却没想到,眼前这个笑容明媚的女孩已经二十五岁了。

       果不其然,耳边传来她“鹅鹅鹅”的独特笑声:“鹅鹅鹅鹅鹅鹅,你的名字真的很特别,那我就叫你白白吧!你可以叫我鬼鬼,这是我的小名。”

        他应了一声,对她询问道:“那我给你安排一个房间入住吧?”

       “我想住四号房间,可不可以?那个房间是空的么,可以让我入住么?”
 
        “好。但我得帮你收拾一下,你先坐在大堂里吃点东西吧。”
       
       虽然爽快地应下了,但其实他内心有些疑问,难道鬼鬼不知道四号房间曾经有人过世么,一个女孩子居然敢住这个房间。

        而且这个房间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住的,为了怀念哥哥,他也从不将这个房间外租,但今天不知为何却破了一次例。

        经过一番收拾,他将四号房空了出来,怕她晚上会害怕,他就将自己的衣物和生活用品放在了隔壁的三号房间。

       他下楼去了大堂,发现鬼鬼和鸥姐正聊的很开心:“鸥鸥,我以前看到过你的照片,真的好好看,你就是我的女神啊!没想到本人更漂亮!”她的星星眼让他觉得这个女孩为什么可以这么可爱。
      
       但是“鸥鸥”两个字让他有些郁闷,原来她只是喜欢叫别人叠字罢了,他并不是特别的那个人。

       “你的嘴怎么这么甜啊小鬼,我真是太喜欢你了!你一定要在这里多住几天哦,和我们一起过年。”

       “好!我本来就打算在这里过年的,有了鸥鸥这个大美女在我就更乐意了!”

        听到她这句话,他莫名的也很开心,今年过年有了这个女孩的加入,一定会相当的有意思。
        
        他缓缓地踱到楼下,鸥活泼看见了他唤了一声:“小白,我们今年过年有新伙伴了!明天晚上得多买点好菜来啊!对了,鬼,你喜欢吃什么菜啊,叫小白去买吧!”
 
        “不用这么麻烦,我很好养的!你们吃什么,我吃一样的就好了!”鬼鬼亲切地回答,她可不好意思一来就让白读书破费。

       “那好,小白明天起早去买菜,我明天就给鬼鬼你露一手。”鸥活泼也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笑容,这让白读书觉得这个女孩子的名字真的取对了,不光她自己无忧,就是她身边的人也会被她感染。

        但他总感觉这个女孩子经历过一些什么,她主动要求住四号房的请求仍然非常地困惑他。  

         时间渐渐推移,到了晚上,白读书今天却是没有早睡,他一直默默地注意着隔壁房间的动静。虽然四号房间的陈设已经全部被温馨、休闲的风格所替代,但他还是很担心这个表面上很乐观的女孩。

       于是,为了不让自己入睡,便在床铺对面的书桌上开了一盏昏黄的台灯,开始翻阅哥哥的相册。

        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到了凌晨一点,鬼鬼的房间还是没有什么声响,于是白读书准备上床休息。

        就在他正要盖上厚厚的棉被的同时,他听见隔壁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啜泣声。虽然很轻,但是在这样的深夜里,还是显得有些突兀。
  
         于是,他起身到隔壁房间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被窝里正在低声哭泣的鬼鬼被这敲门声惊得暂停了哭泣,她把脑袋从被子里伸出去,对门外轻声说道:“是谁?”

       “是我,鬼鬼,你没事吧?”白读书以同样的音量耐心回答道。

         “我没事,白白,都这么晚了,你快去睡吧,我也要睡了。”她回答道,尽量掩盖着
语气里的哭腔。

       “好,那你早点睡吧,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就叫我。”白读书见她不愿袒露心声,便在门外伫立了一刻钟,确定没有哭声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上床睡觉。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在想原来自己的猜想是对的,原来这个女孩真的曾经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鬼鬼却也无法入眠,原来,被人关心的感觉这么好。尤其是这个表面淡漠寡言,实则心细如尘的少年的关心,让她在寒冷的冬夜感到了丝丝温暖。

          这一年的大年二十九,两人都没有睡好。
     
                          

                               {大年三十}

        第二天一早,白读书早早地起个床,去了早市买了一堆荤素菜肴。鸥活泼也早早地起床了,准备下厨让鬼白撒三人饱饱口福。

        解忧客栈里只有鬼无忧一个人睡到了中午,原因自然是她昨晚失眠了。
 
       中午众人吃了一顿饺子,来自广州和台湾的鸥鬼二人都因为南方人过年不吃饺子而新奇地吃了好些饺子。

        听说解忧客栈的午饭是饺子,就连隔壁的魏民谣都闻讯赶来,准备一起来尝尝他家乡的味道,就在他将要吃下第三十一只韭菜馅儿的饺子时,白读书终于忍受不了他的厚脸皮,把他赶出了解忧客栈。

        “别啊,小白,我这好不容易来一趟,今年你们这还有饺子,就让我品品我家乡的味道吧!”浓浓的东北口和魏民谣与生俱来的谐星气质让鬼鬼不禁鹅鹅鹅地笑出了声。

        “对啊,白白,就让他留下来吧,怪可怜的。鹅鹅鹅。”鬼鬼忍不住开口帮魏民谣说话。

       “白白,让我留下来吧。”魏民谣学着鬼鬼的台湾腔,油腻地请求着。

       “住口,留下来可以。但你别用那么恶心的声音叫我白白!”白读书显然被他的台湾腔给恶心到了,连忙制止。

      “留下来可以,别唱歌就行!”撒博士也跟着一起补刀:“看看你的客人都被你的歌声吓跑了!”

      “你们好过分,干嘛这样说我的偶像,我可是他的迷妹啊!”鸥活泼也加入了聊天的行列,魏民谣真不愧是妇女之友啊。
 
        时间就在众人的嬉闹声中飞快的流逝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白读书无比后悔让魏民谣留了下来。

        只要鬼鬼没去卫生间,她就一直围着她转,这让白读书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就连鸥活泼好几次叫他帮忙择菜涮锅他都没听见。

        到了夜里,大家一起守岁,吃了鸥活泼做的美食,毫无意外地收到了鬼魏二人毫不吝惜的赞美。作为最年长的前辈,撒博士给了大家压岁钱,就连初来乍到的鬼鬼也收到了一份。

         白读书注意到,鬼鬼盯着撒博士给的压岁钱,眼睛里都是满满的感动。心下不禁疑惑,这女孩儿是从来没收到过压岁钱么?干嘛这么感动。

        所以,他把他从撒鸥那里收到的压岁钱也给了她,但却发现她并未有之前那么强烈的反应。

        发完压岁钱,洗好碗具,大家都去睡觉了,只有鬼鬼来到了夜湖的栏杆前,搓着手,呵着热气,看着天边灿烂的烟花。

        白读书发现了,也静静地立在她身边,两人一起看着烟花。其实,白读书看的不是烟花,而是这个美好的女孩子。
           
         在烟花的映衬下,他发觉这个女孩子的左脸颊上有一颗淡淡的痣。这让他想到自己右眼下方也有一颗泪痣,这个发现让他窃喜,原来和自己喜欢的人有相似的东西是这么令人开心的事儿。

        没错,是喜欢的人,他发现他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儿,她的爽朗,她的秘密,她的坚强,甚至是她脸上淡淡的痣都令他那么心动。他想,他明白了鸥活泼那个“爱情是唯一的”的说法了,这个女孩也是他的唯一了,他一定要留住她,不让她离开。

        他把女孩微微泛红的手揣进了他大衣的兜里,用他的大手和衣兜的热度温暖着她。

       
          “白白,谢谢你。除夕快乐!”
          “除夕快乐,鬼鬼。”
          “白白,我告诉你我的秘密吧。”

        一个故事被女生清甜的嗓音娓娓道来。其实,,鬼无忧的父亲也是一个微笑抑郁症患者,人前开朗阳光,但连鬼妈和鬼鬼都不知道他竟然得了这个病。

       就在鬼鬼六岁那年的除夕夜,爸爸对她说:“鬼鬼,爸爸要走了,只有走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我才能快乐,以后你就和妈妈在一起好好地生活吧。如果妈妈给你找了新爸爸,不要难过,爸爸会祝福你们的。”当时的她听不懂这些话,现在想来也是父亲的遗言。

        大年初一,鬼鬼父亲的尸体被发现了,他安详地躺在家中卫生间的浴缸里,他是服毒自杀的。

         经调查发现,鬼鬼的父亲早已患上了微笑抑郁症,母亲非常地伤心。但是,她一个女人只得再嫁,才能让孤儿寡母的生活得到保障,鬼鬼明白妈妈的不容易,一直很懂事,从来不曾对妈妈有过抱怨。

       过了两年,鬼鬼的妈妈有了小宝宝,她的脸上终于因为这个宝宝重新有了笑容。虽然继父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毕竟他不是鬼鬼的亲生父亲,鬼无忧从此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于是,从初中开始,她就决定住校,很少回家了。

       “其实,我的名字是我爸爸给我取的,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他希望我无忧无虑,不要像他一样……所以,我一直秉承他的遗志,努力让自己活的开心。”

        她顿了顿,继续说:“白白,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在年关来你们客栈,还要求住在四号房间的原因。其实,我是一个心理医生,我一直想帮助那些有心理问题的人,我希望他们不要走上一条不归路。

       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了解忧客栈,我就想来看看,到底是怎样一帮人在做这样的事业。我来了,你们也没有让我失望,你们都是一群很热心,很善良的人。”

        “那是因为,你也是一个很热心,很善良的人,善意总是互相传递的。鬼鬼,留下来吧,让我照顾你。”

        “白白,你是同情我么?所以才让我留下来么?”

       “不,不是同情,我喜欢你,鬼鬼,你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喜欢的女生,是我的唯一,留下来吧。”

        他将双手从衣袋里拿出,握上她瘦弱的双肩,在一米八三的他面前,她显得那么娇小,那么需要人保护。但是她又是那么的坚强,坚强的让人心疼。

        “砰――”天边的烟花炸响,鬼无忧似乎也听见了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与此同时还有自己的一个轻声却又坚定的“好”字被眼前俊秀的少年吞没在唇边。
    
        唇上温热又柔软的触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在二十五岁这年的大年三十,有一个男孩告诉她你不用再孤单一人了。

        瞬时间,她突然觉得这十五年来的孤独和寂寞都烟消云散,只要和眼前这个少年永远在一起,她就会得到幸福,也可以让身边其他的人得到幸福。
 
        她想对天上的父亲说:“爸爸,我得到幸福了,而且接下来我也会以解忧客栈老板娘的身份,去帮助其他在追求幸福的道路上迷路了的朋友们。爸爸,我长成了你希望的样子!”